优家女性网 - 尽情展现女性魅力!
当前位置:首页 > 汽车

抗战中的“百灵鸟”

2021-06-30 10:15:27 来 源:网络转载 浏览 451 次 字体:

电报是延安发来的。

机要员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了山东军区最高指挥官罗荣桓手中。罗荣桓匆匆看了一眼电报,高兴地用拳头砸了一下桌子,说:“天理,人心,民族魂,不可屈,不可辱,此为证也!”

1945年8月10日,日本政府向中国、美国、英国、苏联政府发出乞降照会。

王新兰太多的革命印记、爱情密码、生命绚丽,都镌刻在她那如百灵鸟般清脆的发报声里。而在她机要秘书生涯中,最让她激动的时刻,莫过于收发抗战胜利的消息了。日本投降那天,王新兰禁不住热泪盈眶。

八年了!全中国人民整整八年浴血奋战,终于迎来了这个日子……八年的战火硝烟,八年的铁血青春,在她眼前一幕幕浮现,恍如隔世……九岁参加红军的王新兰,作为长征队伍中最小的女红军,不满十一岁,就迈开她稚嫩的脚步,加入到三过雪山草地的跋涉中,奇迹般地生还!也许冥冥中她知道,生命中有一个叫萧华的人在等她,延安在等她,抗日在等她,肖雨在等她……新中国在等她!

云阳镇之恋

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后,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初步形成。

1937年春,战场上勇敢不怕死,长征途中英勇顽强的王新兰光荣地加人中国共产党。那一天,似乎让她的一生都浸润着光明与幸福。

1937年7月,王新兰所在部队改编时,与宣传队的几位女同志一起被送往延安“红大”学习。

去往“红大”途中,路过云阳镇——一个小村子,王新兰获得自己人生另一半——萧华的地方,她生命中圣洁的殿堂,她永远走不出的“我们的云阳镇”……

一天晚饭后,村外一个井台边,王新兰正在伙伴们口琴的伴奏下忘情地跳着《马刀舞》,突然附近响起一片掌声!顺着声音望去,看见几个红军干部正朝她们走来。王新兰认识其中刚刚找他谈话派她去“红大”的宋任穷和一个前不久跟她开过玩笑的陈赓师长,其余几个不认识。

陈赓还是爱开玩笑,口口声声让王新兰喊他干爹,让她给大家跳舞。

几员女将也不甘示弱,让陈师长给她们找车去延安。“谈判”下来,王新兰又唱又跳。可陈师长还是要王新兰喊他干爹,才肯同意给找车。

王新兰理直气壮,说他耍赖。看着王新兰认真的样子,在场的几位都笑得非常开心。

“陈师长,歌也唱了,舞了跳了,不要再为难人家了吧?”旁边一个叫萧华的年轻干部终于说话了。

陈赓回头看看萧华,又看看王新兰,更离谱地说:“萧华,你心疼了?”陈赓一句玩笑话,烧红了两张脸。

第二天,几乎在同一时刻,头天的几位首长又来到了王新兰她们跳舞的那个井台边。这次相遇,首长和女兵们都不再尴尬,大家无拘无束地说笑、跳舞、唱歌。临分手的时候,那个叫萧华的江西籍军官悄悄地约王新兰单独走一走,他说有话要跟她说。

两人避开陈赓、杨得志等人的视线,并肩向村边的大路走去。从家乡到部队,从年龄到兴趣爱好,开心处一起大笑,伤心处一起落泪,俩人开始更深入地走进对方的视野。

第三天,萧华独自来了,王新兰单独来了。云阳镇美丽的黄昏,一双剪影格外动人……去往延安的路通了,王新兰她们要动身了。罗荣桓找到了王新兰,开门见山:“你叫王新兰?认识萧华?萧华说

他爱你,你爱他吗?”

“萧华年纪不大,本事不小,在一方面军可是个名气不小的人物。你要是爱他,你们之间的关系就确定下来,你到延安时就不要再找男朋友了,毕业分配到我们一一五师来工作;你要是不爱他,就直接告诉我,我去找萧华谈,让他死了这条心。”

王新兰听到这里,脸涨得通红,低着头,心里热乎乎的:“我觉得他这人很好,我毕业后愿意到一一五师工作。”

“好,这就算定下来了。”

认识王新兰后,萧华开始失眠,爱的感觉,无法隐瞒,是他找的罗荣桓。

爱的红线,从此牵着两颗年轻热烈的心,炮火硝烟中,使彼此更加勇敢。

王新兰要走了,头天晚上,萧华把改编中领到的一床新棉被送给了王新兰。

第一次坐汽车的喜悦,难掩王新兰心中离别的伤感,看着沐浴在朝霞中的云阳镇,看着渐渐消失的萧华的身影,王新兰悄悄洒落了几滴泪珠……

云阳镇,王新兰默默叨念着这个醉人的名字。

延安如歌

王新兰来延安不久,“红大”改为“抗大”。

当时,能到延安“抗大”学习,是人人向往的,加之毛泽东、张闻天、博古等领导同志有时也来讲课或做报告,王新兰十分珍惜,勤奋刻苦。

毕业后,组织送她到军委通讯学校学习收发报知识,这让王新兰格外欣喜。因为她知道,这所学校是红军唯一一所无线电通讯学校,学员都是经过认真挑选保送进来的。能到这所学校学习,别人很羡慕。

天性好强的她,更加如饥似渴地学习。课余时间,别人都去打球、爬山,她就在窑洞啃书本。晚上熄灯后,别人都睡了,她还在黑暗中默背白天学过的东西。一个月后学校考试,王新兰名列前茅。

学校根据学习成绩编班,学习成绩好、接受能力强的编在甲班,次一些的编在乙班,还有丙班,每班各十人。甲班实际上是速成班。王新兰聪明、好学、成绩突出,被编在了甲班。

更加勤奋的她,原计划一年半的课程,不到半年时间便全学完了。毕业考试,理论、操作在全班都是第一。她的发报业务尤其突出,手法轻盈,节奏清晰,发报时,手指像击在钢琴键盘上,给人一种音乐感,一种韵律美。大家常说,新兰不愧当过宣传队员,她发的电报像她唱歌一样,特别清脆,好听极了,以至于日后战场报务工作中,人们亲切地称她“百灵鸟”,以至于周恩来总理都夸奖过王新兰发报。

“百灵鸟”是幸运的。

1938年5月,王新兰被分配到新华通讯社国际新闻台实习。7月的一个傍晚,在清清延河边,一边散步一边唱歌的王新兰巧遇了毛主席。当毛主席从秘书叶子龙那里得知她是萧华的女朋友时,爽朗而又关切地对她说:“那么好的一个萧华,被人家抢走可不行啊,细妹子,要想办法去追上他!成人之美,早有古训,我给你出个主意。按原计划,萧华

此时还在山西的八路军总部驻地待命,今晚我给他拍个电报,让他们在总部等你几天,我想办法马上把你送到太行山去!”

主席就是主席!第二天上午,王新兰正在发报,一个干部拿了份电报跑来交给她,说是毛主席让她看的:

主席:来电尽悉,国难时期,一切以民族和党的利益为重,个人问题,无须顾虑。

萧华

此时的萧华,其实正思念着分别近一年的王新兰。甚至5月下旬,在多方努力下,八路军总部也正式通知一一五师,批准萧华离职到延安,接受比较系统的学习!只是战场风云变幻,就在萧华准备出发时,突然接到八路军总部的电报:“中央军委指示,由毛泽东提议,命三四三旅政委萧华率一支精悍小分队,立即挺进冀鲁边区,统一领导那里的武装斗争,开辟和建立新的抗日根据地。”萧华自此便投入到冀鲁边挺进支队的工作和战斗中…..

握着电报,王新兰百感交集,她为毛主席的关心感动,也为萧华的精神感动。这封电报,王新兰一直珍藏着,直到“文革”抄家被抄走。

王新兰在延安一年多的时间里,生活是稳定的、欢乐的,学习、工作也很充实。在这里,她见到了自己久别的叔叔王维舟,知道随叔叔一起参军的四姐弟中白己是唯一的幸存者;在这里,她和罗荣桓的妻子林月琴情同姐妹,收获了一份日久弥深的友谊;在这里,她感受了延安的伟大、延河的美丽、窑洞的四季。

1938年11月20日晚,敌机突然大规模轰炸延安。

当晚,中央决定:驻延安的机关和部队紧急疏散,到前线的干部立即出发。

第二天,长征中走来的王新兰,在那个刮着寒冷西北风的早晨,身穿国民党军服,佩戴着少尉标志,和王树声、许世友、王建安等领导同志一行二十多人,告别延安,奔赴抗日前线。

这一天是1938年11月21日。

十五岁的战场指挥员

从延安到当时萧华所在的冀鲁边挺进纵队,坐火车充其量两三天便可到达。然而在抗日战争异常艰苦的1938年至1939年间,由于敌人严密封锁,王新兰跟着部队,几度穿越平汉线和胶济路,频繁作战,险象环生,时进时退,不长的路竟然辗转走了整整一年……

1939年11月21日,王新兰到达了萧华所在的冀鲁边挺进纵队司令部所在地后姜家时,她眼前的萧华比两年前瘦了很多、黑了很多、沉稳凝重了很多,而此时萧华眼前的王新兰比两年前长高了长大了,比记忆中的更动人!两颗在战火中甘苦相挂的心终于紧紧相拥……

战火中的牵挂是最揪心的。就在几个月前王新兰来的路上,在津浦支队突围那几天,“司令员每天往电台台长那里跑,回来时总是脚步沉重,脸色铁青,严肃的吓人。听电台台长说,‘百灵鸟’一星期没叫了……”原来,在津浦支队时,王新兰每天都上电台工作。由于她发报水平很高,有节奏感、音乐感,冀鲁边的同志一听就能辨别出是她在发报。有时候,王新兰还用摩尔斯电码勤务用语与这边电台互致问候。

那一个星期,王新兰在突围,在带领近百人的队伍突围……

鬼子突如其来的包围让津浦支队机关的同志从酣睡中猛醒。按照分散突围的命令,王新兰飞身上马,左手抓缰右手提枪,紧贴着马背冲出村子。枪声渐远时,她回头一看,身后哩哩啦啦地跟了一大群人。原来,这些人看她穿着新军大衣,骑着马,把她当成了领导。

情况紧急,当过红军参加过长征的王新兰在大家的要求下,立刻担当起战场指挥员。她把这一百多人分三个小分队撤退,地方的同志编成一队在前,部队机关的同志紧跟,她和十几个身强力壮的战士断后,随时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突发情况。

鬼子紧追不舍,王新兰带领大家一步不停地在原野上跑,一直跑到天黑,渐渐和鬼子拉开了距离,大家在路边倒头就睡。第二天早晨,天刚蒙蒙亮,找不到吃的,一人灌一肚子凉水,继续上路。

途经驻马店,听鬼子的枪声渐远,她请路边卖饭的老乡给大家做了一锅疙瘩汤,买下全部的锅饼,大家急急地吃完继续跑。

半个小时后,鬼子也赶到了驻马店,见饭铺的炉火还没有熄灭,就马不停蹄地向前追赶。王新兰听到鬼子的汽车声和“哇啦哇啦”的喊叫声,立即指挥队伍快走,自己带着武装分队借地形卧倒掩护,直到车声远去,才反身追赶队伍。

三天三夜,一百多人,王新兰花光了从延安带来的全部积蓄,用尽了自己的全部智慧与力气,带领大家成功突围!

此时的王新兰,不满十五岁!难怪在一一五师师部和挺进纵队截获的敌人电报中这样写道:“据可靠消息来源得知,延安近来给匪首萧华送来一个美人,年方十五,经过特种谍报训练,能射善骑,常使双枪,百发百由……”

“百灵鸟”给萧华给革命带来了春的旋律,却让敌人胆战心惊!萧华看此电报,哈哈大笑:“王新兰好生了得!”

是啊,王新兰了不得!很多人知道“娃娃司令”,知道共和国五十七名开国上将中唯一一个不到四十岁的萧华,殊不知他的妻子王新兰,十五岁竟然就是一个无私无畏果敢机智的名副其实的战场指挥员!

而一年中的昼宿夜行,一年中不停地行军、不停地转辗晋东南、鲁西等地,一年中两次穿越平汉路、津浦路,谨守电台跟随一一五师师部在梁山西南独山庄伏击敌人,大获全胜……又岂是常人了得!

血雨腥风大青山

王新兰到达冀鲁边时,挺进纵队正向鲁西转移。那时,战斗十分频繁。首战国民党顽固派齐子修部,再战与日军勾结的顽军李树春、王金祥部,使聊城附近的几个抗日县连成一片;接着,两次讨伐顽军石友三部,使冀鲁豫和鲁西两个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。王新兰所在的电台始终跟着指挥所行动,跑遍了鲁西的每一块土地。

1940年6月,萧华被任命为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。9月,王新兰被任命为一一五师政治部新闻台报务主任。年底,罗荣桓政委派她到成立不久的山东分局高级党校学习。

1941年秋冬,王新兰党校毕业之际,得了场大病。两条腿又红又肿,稍一挪动,疼痛难忍。大夫说,是长征过草地时因风寒留下的病患被诱发了,加之又同时感染痢疾,每天大便一二十次,情况非常糟。刚能拄着棍子下地之际,一场恶仗来临。

11月5日,鬼子分十一路,在坦克的配合下,合围一一五师师部、山东分局机关和山东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机关所在地留田。王新兰拖着病体,随师部突围。一夜间急行百里,连过三道封锁线。之后,又随部队四处奔波,同敌人周旋了五十多天。

12月29日,罗荣桓、萧华带部队去攻击绿云山的日军,王新兰随转移队伍误入敌人的包围圈。

大青山突围异常惨烈……

枪林弹雨中,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。

一发炮弹落在王新兰的战马前,一声巨响,人仰马翻,她眼前一黑,失去了知觉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王新兰慢慢苏醒过来。她觉得闷得难受,眼前黑乎乎的,什么也看不到。耳朵“嗡嗡”直响,什么也听不到。她用力抽出一只手,摸了一下头,只觉得湿乎乎的,好像是血肉,心想:“头打烂了,这下完了!”她再用力抹一下脸,一大块血肉掉了下来,眼睛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。她睁开眼,这时才看清楚,自己倒在一块大石头上,被炸得血肉模糊的战马的尸体压在她身上,刚才从脸上抹下来的是马肉。

王新兰用力从马身子下抽出来,从头到脚摸了一下,竟然没有受一点伤,便又提起枪,挣扎着向山下跑去……

王新兰离开部队三昼夜,萧华三天三夜没合眼。萧华大概以为王新兰已经“光荣”了,黑着脸命令侦察参谋尹健:“找不到活人把死的也给我找回来。”

王新兰活着回来了!棉袄里翻出七八个裹着棉花的子弹头!真正的血雨腥风!真正的患难与共!

险象环生太行之旅

1941年至1942年,山东敌后抗日根据地经历着创建以来最苦难的时期。鬼子对抗日根据地进行频繁地疯狂地“扫荡”和分割封锁。鲁南抗日基本区被压迫在“南北十余里,东西一线穿”的狭窄地带,有些地区的主力部队只能换上便衣,分散活动。

在艰苦的斗争环境里,王新兰和她的战友们带着电台随师部不停地转移。除了行军作战,就是收抄延安电台播发的新闻。在电台全体同志的努力下,山东根据地与党中央、八路军总部之间的信息永远是畅通的。

为彻底解决山东问题,1942年4月10日,化名胡服的刘少奇到达一一五师驻地临沭县朱樊村,分批地有针对性地对山东问题做了八个报告。这年秋天,师首长决定,派萧华前往太行山,向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汇报山东对敌斗争形势和五年来的工作,同时传达刘少奇对山东工作的指示。

从山东分局去太行山,一路关卡一路敌情。为便于以夫妻身份掩护,任命王新兰为秘书同行。

王新兰、萧华太行山一行,传奇而诡异,惊心而动魄。

她们在铁道游击队的掩护下,趁着茫茫夜色,听着“平安无事呦”的吆喝声,顺利通过津浦路后,在微山湖芦苇荡里和铁道游击队员一起吃着鲜鱼与敌人周旋。

在敌占区,王新兰有时化妆成骑着毛驴,扎起红头绳,回娘家的新媳妇,有时化妆成普通农妇,有时扮成商人。在沿途内线的精心安排下,一路上,王新兰竟常在伪军军官、地主老财家中过夜,有一次甚至和一个地主的七姨太睡在一个床上……

而萧华他们几个男人,也在上演着与荷枪实弹的伪军、商人一个炕上挤七八个人睡觉的惊险。

过鬼子封锁最严密的平汉铁路时,需要村公所的伪军把封锁沟的吊桥放下来。在一个“白皮红心”的伪军排长带领下,快要到村公所门口时,突然从半截墙上伸出了一只巴掌,朝她们直晃,差点戳着王新兰的眼睛。这时,从墙后转出一个汉子,一面将她们往边上的一个门里推,一面悄声说:“快躲起来,日本小队长刚进村公所,正在这里查路呢。”

真悬,再差几秒钟,再往前走几步,或者几个人响动再大一点,非出事不可!

革命,是一场生命与智慧的较量!

她们在一二九师驻地见到了刘伯承、邓小平,在八路军总部麻田见到了彭德怀、罗瑞卿。一路艰险叵测的同时,也是一路革命的友谊弥天盖地。每当回忆起罗瑞卿夫妇为她们做的小米干饭和肉炒山药蛋,回忆起彭德怀简朴的办公室、可亲的笑容和只有那个年月才有的质朴纯净的情意,时光便在王新兰心中深深定格。

1943年1月,中共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在麻田召开会议,专门听取萧华汇报,研究山东根据地的建设问题。

太行山一行,王新兰经历了太多电影中才能看到的精彩而经典的传奇。半个多世纪来,在她记忆的银屏上,一幕幕回放着….

风雨母女情

1944年夏,日军在山东全境调动兵力,对山东军区驻地进行大规模“扫荡”。一天,师部正在碑廊开会,敌机又来狂轰滥炸。王新兰临产在即,带着罗荣桓夫人亲手为孩子做的小衣服,由一名护士陪着,转移到一个叫南高庄的小村子里,在一位可靠的村长家里安置下来。

7月31日,从沂蒙山区一个简陋的农舍里,传出了一阵清脆的婴啼,王新兰和萧华的大女儿降生了!

小生命降生的第四天,鬼子要进村“扫荡”。萧华派通讯员给王新兰送来一个条子,给她提出两个办法,讲清利弊让她选择:一是就地隐蔽,但她的南方口音和头发都会引起敌人注意,很不安全,且会连累群众;二是赶上部队转移,走七十里路,还来得及,但须把孩子托付给群众。

王新兰看了条子后立即排除了第一条,但她也不忍心把孩子留下。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:带着出世四天的女儿追赶部队!

那天半夜,大雨如注。王新兰把女儿放进了一只筐里,再拿油布蒙上;另一只筐里放着衣物和孩子的尿布。村长派一个可靠的壮年汉子挑着担子……

雨果关于母亲,有这样的文字:“母性是顽强的,你不能够跟她争辩。母性的本能是兽性的,也是崇高的。她是盲目的,也是真知灼见的。一个母亲不再是母亲,她是一头雌兽。”

在那个漆黑如墨的深夜,产后四天的王新兰,走在沂蒙山的泥泞小路上,经受着狂风的撕扯和暴雨的冲洗!她像一头盲目的狮子,更是一个顽强的伟大的母亲!

落汤鸡一般的王新兰赶了七十里山路,到达山东军区机关驻地洼子埠时,已是第二天的下午了。

看到王新兰不但赶上了部队还带来了孩子,萧华百感交集!大家抢着给孩子起名字,有人提议叫“山沟”,有人提议叫“滨海”,有人提议叫“反扫荡”。萧华抱着孩子,爱怜地说:“这孩子刚出生就淋雨,与雨有缘,就叫她‘肖雨’吧!”

罗荣桓笑着拍板:“‘肖雨’,嗯,不错,这名字不俗,还别有意义,就这么定了。”

当晚突围,担心孩子的哭声会暴露目标,萧华决定把孩子留给老乡和老乡们一起转移。王新兰望着孩子,含着眼泪点了点头。

关键时刻,王新兰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,除了母亲,自己还是一个指挥机关须臾离不了的电台台长。“王台长”,是整个师部电台的主心骨。极度虚弱的王新兰随着部队突围,一气走了一百二十多里。战斗中的王新兰,挑战着人类意志与毅力的极限。

孩子与护士田英在鬼子的“扫荡”中与有奶水的村长夫人走散,藏进了一个山洞里,没吃没喝还都是蚊虫。渴了给孩子喝坑洼里的积水,饿了,让孩子吸吮她的乳头,少女的乳头被吸出了血……反“扫荡”结束时,本来又白又胖的孩子已经骨瘦如柴,连哭声都很微弱了。王新兰心如刀割……

以后转移,王新兰再也舍不得丢下孩子。路上碰见有奶的大嫂,就央求大嫂给喂口奶,走一路要一路!

王新兰经常望着女儿娇嫩的小脸蛋,深情地对还不懂事的孩子说:“你是吃百家奶长大的,在沂蒙山,你有无数个妈妈……”

孩子是烽火硝烟中的天使,大家的天使。战斗之余,王新兰的住处,经常传出罗荣桓、黎玉、萧华等人欢快的笑声,似乎在昭示着走过风雨交加的中国,抗战胜利在即!新中国成立在即!

捷报中挺进

抗战胜利了!

“百灵鸟”敏捷清脆的发报声迅速地向四面八方传递着胜利的喜悦!惊天的喜悦!全中国的喜悦!

王新兰和萧华的喜悦!

8月11日,以罗荣桓、黎玉、萧华的名义,发布了一系列命令、布告和指示,王新兰的电台始终处于高度运转状态。

八年的青春之歌,八年的血雨腥风!还没有结束!

蒋介石在向东北调兵遣将!

中共中央电报:为利用目前国民党及其军队尚未到达东北之机,迅速发展我之力量,争取我在东北之巩固地位。中央决定从山东抽调四个师十二个团共二万五千至三万人,分散经海道进入东北活动,并派萧华前去统一指挥…..

王新兰正随萧华向白山黑水间进发!

“百灵鸟”永不消失的电波,在以后的岁月中弥漫了整个辽东天宇。(谭宏伟根据肖云著《我的母亲——长征中最小的红军》编写)王新兰,1924年6月26日出生于四川省宣汉县,1933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1935年入团,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曾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政治宣传队队员、分队长。1937年8月至1937年10月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,继而在军委通讯学校学习;从1938年6月开始,先后任军委三局五十五分队报务员,一一五师电台报务员,冀鲁边区电台报务员,一一五师政治部新闻台台长;一一五师政治部秘书处机要秘书。解放战争时期,先后任东北南满司令部秘书兼电台台长,第四野战军特种兵司令部秘书处秘书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先后任总政机要科副科长,总政专家工作室主任,国务院交通部干部局干部科科长、办事处处长,总政秘书处副处长,总政主任办公室副主任,军委副秘书长办公室副主任。“文化大革命”中遭受林彪、四人帮迫害;1978年起,先后任兰州军区后勤部副政委、顾问。1985年12月按正军职离休。

革命伴侣萧华,开国上将,原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。

[责编:ncxhw]

免责声明: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优家女性网(www.uplus.cn)的观点,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。如涉及版权、稿酬等问题,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。